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转一篇同为母亲的人的文章回答刘老师  

2009-01-04 22: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使为你虚耗一年又一年

■叶倾城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09-01-03    [打印] [关闭]
    我几乎是突然间发现:这一年又过去了。我MSN上的朋友在召集圣诞节的PARTY,他们没叫我,我当然也不会自荐;QQ上的编辑约我写新年盘点,影视音乐书籍,他提到的名字我全很陌生——我好几年没去过电影院,也没完整地看过任何一部电视剧了;书评周刊的朋友又在请我推荐年度好书,我去年就想推荐《育儿百科》,今年还想,但这本书已经出版好几十年了。

    我明明也经历了2008,却仿佛与他们,与所有人,都不生活在同一个时间轴上:我这一年什么也没做,人家是新长征路上的马拉松健将,我的日子在原地打回旋。他们用年月日计时,我的坐标轴是:小年一岁了,小年一岁一个月了,小年一岁两个月了……小年快两岁了。小年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小年月历。

    2008年1月,小年一整岁,整天在叫“妈妈妈妈”,我却怀疑她不知道这两个音与我有关,问她:“妈妈在哪里?”她指指我。我安心了。她最爱姥姥,却无法把这两个音发清楚,发出一堆NENE、 NAONAO、NUONUO之类的声音,我于是,明知道自己无聊,也忧心忡忡。

    2月,她学步。我们给她买了一辆有小鸡啄米的学步车,她推得很起劲,家里充斥着小车的咚咚与小鸡的咯咯声。然而她最喜欢的,还是我们俩一起走,大手牵小手。有一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她过来拉我放在被子外的手,握住了就开步走,走了两步,一跤坐倒,疑惑地回头看我,奇怪为什么还躺在床上的我,没有动。

    3月的一个下午,我们一起坐在窗台上,她在吃小小杯的光明儿童奶酪。阳光泼泼洒洒,照彻我们面前的厚地垫,那是专门用来给她爬的。她忽然头一偏,很认真地说:“妈妈。”我说:“嗯?”她说:“丫丫。”一定是我们的错,在给她换鞋的时候,喜欢说:“小年的臭脚丫丫。”时间久了,她就知道了,丫丫就是脚或者鞋。现在,她就是在说鞋。我说:“嗯。”她说:“佳佳。”佳佳,是邻居的小男孩。我还是说:“嗯。”过了一会儿,她又重复一遍:“妈妈,丫丫,佳佳。”我突然明白了,她是在说:妈妈,你穿上鞋,带我出去找佳佳玩。

    ……

    就是这些琐碎的、不值一提的沉香屑,组成了我的一年。而我这一年,就用来陪她完成从一岁到两岁的全过程。除此之外,我挣扎着,多少写点儿东西,多少看点儿书,所有成系统的计划,全部搁下,因为我抽不出整块的时间来。明年,是两岁到三岁;后年,是三岁到四岁……我将用一生,陪她长大。

    前一段时间看武大校友会的报道,曾经写有《女大学生宿舍》的喻杉,回顾自己这数十年,说:我只是一个母亲。

    多有女学者、女科学家、女政治家,在为自己的一生作总结的时候,爱说这句话:“我只是一个母亲。”或者“我首先是一个母亲。”自然有造作之嫌,有刻意用来亲民、展现平民化一面的可能,但有没有可能,她们说的是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