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相信梦,它会带给你启示  

2009-01-31 23: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半个月做了两个梦,给我很大启示。让我越来越感受到:原来弗洛伊德他老人家的那套解梦理论,还是真的很靠谱的啊!

   梦境一:你要准备留下时间养伤

   在第一个梦里,我又一次成为类似007或寒羽良那样的城市英雄,又一次准备去完成某项不可能任务。梦中的场景是机场,我正要前往目标国度,误打误撞地遇上一位外表美艳性格却有几分男生气质的邦女郎或阿香式的漂漂姑娘,考虑到两个人一起出发会给我的身份作掩护,就与她一路打情骂俏准备登机。

 (顺便说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这种英雄梦境总是我梦境的一个重要主题,我的身份,从佩剑侠客到抗日英雄,几乎全部都是身怀绝技的绝世大侠,在除暴安良的同时还得顺便救救美人。那位高人帮我分析一下这是为什么,提前谢谢了!)

  但是故事发生到这里,剧情却没有按照惯例进行。我在拿到登机牌的同时,收到了上头(应该是个大姐头那样的隐身人士)给我的银行卡,注明里面有足够我花销的钱;另外,还有一个小纸条,写着我的日程:

   25日——27日完成任务;28日回窝;29日——15日养伤

   然后,我就醒了,迷迷糊糊难以再睡着。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梦。虽然故事借了以往梦境的外壳,但很明显,最后的那个“养伤”才是我的梦要告诉我的信息。而当时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做一件事情,看来,我的潜意识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后来我的确打消了那个计划。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从了梦的规劝。

  梦境二:你还要拖着那个大箱子到什么时候?

   第二个梦,是我昨天做的。

    这一次,我就是我自己,故事情节简单得有点无聊——我拖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的笨重的箱子,坐在一个类似345那种破旧的城郊长途汽车上,前往一个郊区的旅游点。但是中途我还要换一次车,而且换车的地点也很麻烦,要爬上一个高高的平台,才能到达车站。

   等我好不容易拖着那个讨厌的箱子爬上高台,上了第二辆车,还没开出一站地,突然想起明天大兔休息在家,我一个人跑出去度假不合适,又赶紧下了车,辗转坐上原来的线路,继续往家赶。下了车,又发现自己把那个箱子忘在了第二辆车上,又心急火燎地联系巴士公司……

   还有很多细节,这里懒得一一写上,只说对我触动最大的一点——那种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缩手缩脚、想做不敢做的感觉。

   在春假的这几天里,我的头脑里一直有几个问题,翻来覆去也想不出个最终的选择,总是想找点事情让自己理所应当地忙乎起来,就告诉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去想。但是,我的梦,却真真切切地让我看清楚自己的状态——你还要犹豫到什么时候?你还要拖着那个大箱子到什么时候?

   故事情节可以千变万化,要留意的是其中的感受和情绪

   中午和路梅她们吃饭,讲起了对梦的看法,她也同意——随着我们的心灵成长和对精神分析理解的加深,我们是越来越会懂得如何从梦中获得信息和启发;梦当然是有意义的,只是解析的方法实在难以标准化,所以解梦才不像大部分咨询技能那样易于统一培训和认证;至于那种列出梦见牛或者蛇就一定意味着发财或倒霉的天书,简直就是对精神分析解梦的一种侮辱。

  回想我自己的经历,真正对解梦感兴趣,还是在大二的时候上朱建军课的时候。在政法大学,心理学当然是一门选修中的选修,老师课上讲什么,期末考什么,当然没有人管。所以,可爱的朱老师就经常在课堂上大谈各种神秘兮兮的心理学,比如催眠、比如解梦。当时真的觉得很神奇,闲着没事就拿左邻右舍的同学们练手。当时我们班还有个姐姐酷爱塔罗,我们俩儿凑在一块简直就是两个半仙儿。

  而我也就是被这些东东引到北师大读心理学的,结果….才知道荣格的绝大部分东西学院派都是不承认的。可惜的是,后来,在把实验数据奉为老大的科学主义的腐蚀下,我也毅然决然地和包括解梦在内的精神分析划清了界限,成为一个标准的研究人员。现在想想,转了老大的一个圈,最后还是回到这条道路上,真是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年华。

   上个月,去刘芬那里拿样刊,顺便一起吃午饭。这丫头跟我讲起了一个刚刚做过的梦。结果,她开口还没说两句,我就嗅出了其中的味道,反问道:“遇上桃花运了吧?惦记谁呢?”当时她就傻了,简直把我崇拜得五体投地。临走的时候,我告诉她解梦最原则的一条——故事情节可以千变万化不用挂念,但你在梦里的感受和情绪,却是最真实的,应该好好体会。

  好像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又开始留意起解梦,这件放下了七八年不玩的事情。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去年6月做亚龙的访谈稿时,在资料中看到了他关于精分的一些看法。有趣的是,尽管这个伟大的老头否定了精神分析在临床运用上的必要,但同时又肯定它是一个非常好的自我了解的工具。他还指出,治疗中的精神分析无处不在,包括他自己也在治疗中关注潜意识,关注病人的梦。

   看看,连当今泰斗都解梦,我干什么不玩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