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焦虑情绪调节手册》书序--李孟潮  

2009-02-05 16: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焦虑情绪调节手册》书序--李孟潮

李孟潮
心理医生,精神分析者,现居上海
 
徐维东拿着这本书要找我翻译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

因为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一本普及性书籍,而我只会对专业书籍感兴趣的。

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负责这本书策划的徐维东同志想要做的事情太多,结果必然是没有一件事情做得好,包括这本书的出版。

结果是我很高兴地发现,这次本人理智和直觉统统出了差错。

首先,我发现这本书吸引了所有人。不仅仅是我,我推荐过这本书给无数来访者、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看过,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这本书非常好。

其次,徐维东同志居然能够从她日理万机的日程中抽身而出,完成此书的翻译和校对,也算是对我的预测的一次愉快的打击。

我想,这次我之所以出错的根源有一部分还在于中国知识分子界的“士大夫传统”和心理治疗的“匠人传统”的冲突。

中国的学界一直有很强的“士大夫传统”,具体表现在,写文章一般是知识分子们专业素养的体现,职称晋升的主要依据。无论是医生、大学老师还是心理咨询师都是这样。

这个传统大概和中国传统的文化体制有关系,从古代中国一直到几十年前,阶级流动的唯一方法就是学习考试,然后一篇文章写好了金榜题名,一个农村的孩子就会受到全村人的敬仰和崇拜,因为他要远离这片穷山恶土,从此他远离了贫困和自卑,有了生活的希望和人际的面子,这个希望就是做官。

一直到如今解放几十年了,很多农民见到大学生、见到有文凭的人还是心存畏惧,回到家就开始打孩子,要他好好学习、努力学习,通过学习赚回他们整个家族被践踏的尊严。

所以对中国的知识分子来说,写作以及学习一般来说总是和一个具体的、功利的目标相联系的,比如说要晋升职称。

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心理治疗师或者咨询师晋升的依据基本上和他治疗了多少来访者、治疗效果如何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和他写了几篇什么文章,发表在什么级别的杂志上有关;一个大学老师的晋升依据也是大同小异,对学生的教学质量不是太重要的,重要的是学术研究成果。

所以,在医院里或是在大学里,埋头做临床工作大概是最“愚蠢”的一批人,做多错多,做事的不如看事的,看事的不如闹事的。稍微有些头脑的,都会知道最重要的是赶快在国际重要期刊发表几篇文章,把职称搞定,然后做官。

在这种士大夫传统和官场文化的熏陶下,基本上人们也是以他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几篇文章或者写了几本书来衡量心理治疗师的水平。我有个朋友,是在美国工作的心理医生,怀着一腔报国热情回来准备传道、授业、解惑,结果发现广阔的中华大地上真正愿意沉浸在临床案例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大为失望之下,在一次讲座交流中昂首问天:如果你的外科医生告诉你,他已经十年没做阑尾炎手术了,但是他发表了很多阑尾炎手术的研究文章,你放心让他给你做手术吗?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匠人传统”的视角,在这种“做事者”(doer)目光的审视中,心理治疗是一门技艺,就如花匠种花、木匠打家具一样,它需要的是不断地练习和实践,需要的是对这门手艺的热爱、投入和浸泡,它和上课读书、背课文写论文这种传统不一样。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上百篇论文论述景泰蓝烧制过程各种化学原理的教授,可能一个景泰蓝的瓷器也烧不出来。但是研究景泰蓝的教授和烧制景泰蓝的师傅在这种文化下的地位是不可相提并论的,前者是“士大夫”,是形而上谓之道;后者是“匠人”,是形而下谓之器。

中国的心理治疗几次起落犹如坎坷人生,最近几年这波“牛市”要想持续下去,必然需要一批投入的、植根于每天与来访者交流的心理“匠人”的出现。但是从历史规律来看,这批“匠人”只要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要去做“士大夫”,因为“匠人”总是被人看不起的,总是受苦的,总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而且还受不到同事的尊重——“何以如此愚蠢”,所以在一线工作几年后大部分的人就要去做官的。

这一波心理治疗的浪潮也正涌现出这样的特征,当年那些心理治疗的急先锋们是否革命的热情已经开始减退?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的是,以往“匠人”们只有做“士大夫”一条路可以提升社会地位,现在还有另外一条路乌鸡变凤凰——讲课赚钱变老师。

对心理治疗界来说,其实最根本的是“匠人”的身份和地位能够得到环境和“匠人们”自身的尊重和承认。

临床话语和大学话语的二元对立在伯恩斯那里解决得比较好。此人在美国就是以专门写科普书籍闻名于世的,同时他也是大学教授。他的书《好心情》和《好心情手册》是现在运用最广泛的心理自助书籍,而且,有不少随机对照研究证明他的书对抑郁障碍治疗的作用可以和面对面治疗媲美。他的书也是我在临床上最常推荐给来访者看的。不过以前只有针对抑郁障碍的,这下终于有了一本针对焦虑障碍的。

这本书不用看完你就会真正知道什么叫做“匠人精神”,一个人只有常年地浸泡在心理治疗一线,才会把一个技术的原理、运用钻研得如此细致,才会在会谈的过程中如此游刃有余。

人们提起认知疗法和技术的运用总是会有一个刻板印象,以为这个治疗师必然就是冷酷无情的,把来访者当作一块肉,自己挥舞起技术的大刀砍过去。伯恩斯的案例提供了很好的说明,让各位读者也开开眼,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人技合一”,其实心理治疗技术的运用既可以在一个理解温暖的关系下发生,也可以在友好幽默的氛围中进行,后一种氛围尤其在男性治疗师的治疗中容易见到。

本书由李迎潮、徐维东完成全书初稿的翻译,我负责二稿校对。在此过程中,林紫心理咨询中心实习咨询师闻锦玉,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与艺术设计学院的研究生赵维嘉、武婷对本书的翻译与编辑校对亦有贡献,特此鸣谢。

感谢作者写了这么一本好书。

我们所有译者都要特别感谢我们的家人对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做翻译这种出力不赚钱的事情的理解。

最后要感谢这本书的读者和所有心理咨询的来访者,祝你们远离焦虑,身心愉悦。



李孟潮
林紫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专家
精神科主治医师,复旦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临床督导
原中德心理医院门诊部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