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焦健:为什么我们不母乳喂养?  

2009-02-20 15: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http://www.eeo.com.cn/Business_lifes/editors_choice/2009/02/13/129127.shtml

焦健:为什么我们不母乳喂养? - 宫学萍 -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焦健:为什么我们不母乳喂养? - 宫学萍 -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经济观察网 书评人 焦建光明乳业的前总裁王佳芬女士去年写了本自传,书名就叫《新鲜——我与光明十五年》。光明的成绩近来有目共睹,而王女士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为什么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光明会有那么大的发展?除了领导有方之外,其实还是因为——整个市场扩大了。

用光明做例子其实并不恰当。比它更能够反映这一段时期内国人对乳业制品态度转变的企业,其实是前些日子出问题的三鹿。要知道,光明起家是因为要供应上海人的鲜奶需求。而根本不适宜发展养牛业务的三鹿之所以起家,就是因为做奶粉。

奶粉在那个时候还仅仅是作为一种母乳喂养的补充,整个市场的容量很小。因为整个社会的观点还是——这种观点甚至根本不会被人们感觉到而只是一种天经地义的正常想法——生了孩子,不吃母乳吃什么?当时的奶粉市场的顾客只有两大类:一是那些生了孩子却又奶水不足的母亲,另一个则是没有办法及时获得牛奶补充的老年人,部队什么的。当时的确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养殖场养牛。

当时的小孩子不可能知道被尿憋的要死却没有办法表达只能哭是种什么感觉;当时的母亲爸爸们根本不可能对什么是三氯氢氨这样的新闻感兴趣。某某是一个奶粉品牌?奶粉不是老头老太太喝的么?

国内乳业近些年来一直在喊的口号是——我们的乳品消费比之西方国家差距有多大多大,我们要强壮一代人,就要喝牛奶。结果是,牛奶普及率依然很高,倒是本不应该给孩子喝,更不应该给正在成长中的孩子喝的奶粉,普及率却是刷刷的往上窜。流行语不是说了么,当爹的,要努力给孩子挣“奶粉钱”。

干嘛给孩子喝奶粉?在我看来,有三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一些母亲产后奶水不足,奶粉是一种必须的代用品,这样的情况,很现实,也很无奈。

另一个原因也许是源自很多母亲的主动或者是被动的自私心理,在一个摒弃“垂”啊,“老”啊的时代里面,加之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工作,喂养孩子已经变成了一种选择,而不是必须。追寻这种人们心理的变化是一个时代的心理图景,我无权置喙,但我觉得荒唐,为什么倡导母乳喂养,已经变成了一种需要进行宣传起好处的事情?为什么必须说母乳喂养有助于母亲恢复身材有助于母子情感培养才能让母乳喂养变成一件可欲的事情?假如没有这些好处,已经上千上万年历史的母乳喂养,是不是就失掉了原先的合法性?

另一个原因是商业化。那么多的奶粉企业成天倡导奶粉的好处,什么三段配方,什么添加有助于宝宝生长的各种元素。仿佛不喝奶粉就对不住孩子,不喝奶粉孩子就长不好似的。一种概念的偷换在互相攀比的父母那里就形成了——奶粉仿佛成了比母乳还要好的东西,既然奶粉这么好,母亲有没有时间也不愿意自己喂养,那就喂奶粉吧。

我没有过孩子,但我也知道,喂了奶粉长大的孩子,就是很容易生病。相反,我的那些不喝奶粉长大的弟弟妹妹们,似乎身体还要更好一些。为什么?

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一本书的出版掀起了一代人的环保热情。这本书叫做——《寂静的春天》。为什么它有名?为什么它有那么大的作用?在我看来,站在这本书背后的,其实是一种“知道自己所知有限”的自由主义理性局限精神。

一个往年总是鸟语花香的小村子,为什么突然有一年变得寂静无声了?因为这里为了保障农业生产,大量使用了当时被人认为是无害的农药DDT。我们现在说它是有害的了,可在当时,它的确是被科学实验证实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好东西。但就是这个村子的死寂证实了一件被之前的人们所忽略的事情——DDT是有害的。使用它将带来大量的副作用。

科学之所以可怕,就在于我们根本不知道它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副作用。而更可怕的是,唯科学的精神还会让人这样的一种盲目的自信——世界尽在掌握了。我们最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有了充分的理解了。它是无害的,你可以尽管放心的使用好了。

现实是,随着不断发展的科学进步,已经有无数的真理被人推翻了。一项始于谬误终于迷信的科学产品,最终被人证明是有害的了。

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把这种“知道自己是无知”的精神借用的更加广泛一些呢?现在以牛奶为基础添加各种添加剂制造出来的奶粉,的确是无害的,但怎么能够证明它就是有益的呢?只要我们相信,有一些母乳中的成分,是现在我们可能也许根本无法检测出来或者即使检测出来也根本无法研究清楚它们是如何作用的,那么我们就应该抱有这样的态度去审视一切希望代替母乳的商品——也许再过二十年,正是你今天相信的奶粉,会被证实是有一种现在还不知道是致命的缺陷存在。而你的孩子,早已经变成了商业宣传的实验品了。中国的奶粉热才不到二十年,全世界的也不过百年,是不是有一天,会有证据证实这一切是一个惊天祸事的可能性?

也许是坚定相信哈耶克的缘故,我相信这样一种可能性的存在。我要求我的孩子一定要母乳喂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成为任何一种商业产品的实验。更何况,现在根本找不出几个有基本道德的奶粉品牌。他们自己制造的奶粉,都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吃。

开始母乳喂养,杜绝可能出问题的可能性,什么什么牌子的奶粉又出问题了,你才不会关心呢。

相关阅读:

《寂静的春天》,蕾切尔·卡森/著,上海译文出版社。

《新鲜:我与光明十五年》,王佳芬/著,中信出版社。

《自由秩序原理》,哈耶克/著,邓正来/译,三联书店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