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停不下来的旅行者  

2009-12-06 11: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停不下来的旅行者

                    宫学萍 本文见《中国青年报》2009-12-3

三年前,自大学毕业起就没休过一天假的他,终于在一帮驴友的怂恿下,安排自己去了一趟七日的云南之旅。没想这结果竟然一发不可收拾。他彻底迷恋上了旅行的感觉。

要怪,大概就只能怪大理的阳光实在美好吧!相比于那只每天在旅店天台上睡觉的老猫,他陷入深深地懊悔,责怪曾经的自己不该把岁月过得奴隶一般辛苦。于是这一呆就是三个月。

而他回到北京的理由,不是公司里急得跳脚发出最后通牒的老板,也不是频现赤字的信用卡账单,而是对于云南这块本应是净土的极度失望——原来,大理的小贩一样也会以次充好,养着慵懒老猫的旅店老板娘,也不愿白白养着他这样一个闲人。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云南的这趟一来一去,彻底改变了他原本拼命三郎式的生活模式。他换了一个更轻松的工作,用更少的付出换来一家人恰好够用的回报,把更多的时间和读书和喝茶上,周末的时候带儿子在不算太大的阳台上种花种草。

刚开始,身边人都没太在意,只是觉得他操劳了这么多年,想要活得松一口气,可是谁也没想到改变才刚刚开始。

旅行,就像是吸了一口就停不下来的兴奋剂,逐渐变成了他生命中超越一切的东西。他像当初固执地卖命挣钱一样,固执地让今天的自己过最简朴的生活,稍稍存下几张钞票就奔赴新疆西藏。似乎只有那些环境特别严峻的地方,才能让他活出人类最起码的尊严,而闹市中弥漫的功利味儿,则越来越呛得他难以呼吸。

短短三年之内,他辞了职,离了婚,甚至出了家,过着一种接近流浪的旅行生活。

他是我大学时代人人敬仰的大师哥。前些天他终于回来了,回到这个依旧充满世俗味道的喧闹城市。见到我们这些知心客,他只是淡淡地抱怨说——怎么自己走遍天涯海角,最后还是找不到一个真正宁静的角落?

这样的故事让我回忆起小学时的自己。每次看到写了一半、涂抹得脏兮兮的笔记本,就会挡不住地心情沮丧,就一定会省下第二天的早饭钱买来一个新本子,下定决心这次要好好把握;可每一次的结果最终还都是一样脏兮兮的半本。于是我不禁怀疑,是否每个人最终都要背起行囊,去看看梦中向往的远方?还是,就让“远方”远远地留在那个叫作远方的地方。

也许生活无所谓“远方”与“脚下”,很多时候“这里”就是“那里”。

我们都可以在旅行中暂时避开外界不想面对的人与事,却很难在每一个生命的停顿中逃开内心不断浮现的自己。也许越是无法与自己单独相处的人,才越会在与他人同行时感到烦躁不已。这就好像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提示我们的:“如果你憎恨某人,你必定是憎恨他身上属于你自己的那部分;与我们自身无关的部分,不会叨扰我们的灵魂。”

大隐隐于市,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15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