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婚姻与家庭》问答四篇  

2010-03-10 08:13:00|  分类: 专栏问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除了自己,我对谁都吝啬至极

我月薪上万,30岁,未婚。衣服、化妆品都非名牌不用,对自己出手大方,但在父母和朋友眼里,我则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我从不给父母钱,礼物也从不超过200元。朋友聚会吃饭,如果AA我会考虑去不去;别人请客我会趋之如骛;有时碍面子说请客,但事后总会找借口溜掉。父母说我没孝心,朋友也越来越少了。我知道症结所在,但却怎么也改不了。

很想问你一句孤单吗?喜欢这样的生活吗?还是只要拥有了名牌的衣服和化妆品,日子就可以过得很舒心。我猜你的答案应该不是后者,不然你就用不着写这份期待能知道“怎么改”的来信了。

遗憾的是,的确有些人(而且数量不也算少)终其一生都会让自己保持孤单,他们不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改,而是常常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到。他们习惯了用挑剔、抱怨、攻击、轻蔑,当然也包括“一毛不拔”在内的各种方法,把试图靠近的人们纷纷赶跑;甚至即使表面上看来成了家、嫁了人,内心里也依然会划出一块地方,坚决不容别人亲近。

我相信他们这样做是有理由的。这世界上一切看来不合理的事情,如果我们愿意深入进去,就一定能够发现在某种意义之下它的合理之处。试想,如果一个孩子相信“外面的世界是危险的,人们是充满了敌意的”;或者“我是无能为力的,我是不能保护自己的”,他当然就会宁愿选择一个人过活,因为孤单至少要好过受伤害。

你是那样的一个孩子吗?

问问这孩子,她愿意告别过去,努力长大吗?

 

2,整容变漂亮,却不敢见人了

大学毕业后我整容了,割了双眼皮隆了鼻,模样比原来漂亮多了,不太熟悉的人看不出来。开始我还挺得意的,自信心爆棚。但自从有个同学见我后突然问我是不整容后,我就紧张得要命,不敢去见老同学。前不久公司要我们交毕业证复印件,我怕露馅竟然还辞了职。

说实话,我觉得最后这一句是为了增加戏剧效果胡编的——因为我不相信有谁可以自恋到如此程度,整天惦记着全天下的人都闲着没事,围在她身边评估到底哪里修过,哪里还是原装。当然,我相信你一定为了类似“复印件”的事情很焦虑,但总不至于真要辞职吧?如果现实情况真是如此,那我就直接建议你去浏览招聘网站,而不是继续优哉游哉地翻看女性杂志了。

好,不开玩笑了,回到我们正式的话题。其实很多人的心理困扰都是源于这种自我中心的“舞台效应”,认为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如同蝴蝶效应一样引起整个世界的巨大反应。去年我接诊过的一个上初中的小病号,他不过是在辩论会上讲错了一个典故,就焦虑得坚决不肯去上学——他以为全校的同学都会记住他的这个“奇耻大辱”,却不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人人都是自己故事的头号主角,谁有那么多闲功夫去留意他的那一句成语问题?

老人们常说:“谁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这话儿很有道理。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除了你自己,别人都对你没那么认真——和你一样,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和自己较劲儿呢!

 

3.假名牌让我得意又紧张

我超级追求名牌,尤其是衣服和包包,我的LV包包不下20个。只是,没有一个是真的。我两个月工资都不够买一个真LV呢。但我从不觉得自己的东西是假货,相反看人家背着LV包包,我会很鄙夷地认为那一定是假的。当着朋友、同事甚至是家人,我总吹嘘自己的东西是真货,过后又担心他们会识破。

LV的确是个好东西。有一次,我的一个记者朋友去一个秀场做报道,到场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忘了带邀请函。庆幸的是,当天值班的保安见她一身大牌闪闪发光,查都没查就放她进去了。

所以,你和我都喜欢LV,喜欢那些昂贵的奢侈品,不管是从虚荣还是从实用的角度来说,都是顺理成章。如果一时买不起真品,先凑合着买个水货充充门面,也是人之常情。(在我这里,虚荣绝对不是贬义词,它只是人性的一部分。但凡是人性,就值得我们去尊重。)

具体对你来说,似乎“真”与“假”的纠结,才是真正不可妥协的大问题,就像白天黑夜之间不应该有黎明和黄昏一样。让你打心里感到“鄙夷”的,究竟是LV,还是这个美丽的谎言本身?除了LV,平日里的你会不会说谎呢?小时候我把朋友家的花瓶打碎,人家要我拿钱来陪,我不敢告诉爸妈,就撒谎说学校要交钱买课本。现在回想起来,不禁感慨——很多谎言的背后藏着的,不是诚信与否的道德问题,而是能否承担的底气多少。

 

4,自卑得要命

我有点内向,看见自己朋友和别的同学玩的很高兴,我也不高兴,但又不想一起去玩。因为我脸上的3颗黑痣让我认为我很难看,很自卑,身边的朋友都很漂亮很帅气。可是我前几天已经把脸上的黑痣成功去掉了,现在脸上白皙了很多,可依旧很内向、很自卑,是不是我有心理疾病呀。

姑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脸上的黑痣很难看的?(辛迪·克劳馥的那一颗就十分性感啊!)你还能记起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的场景吗?当时发生了什么?有谁在场?他,或者她,对你说了些什么?

孩子都是在父母的眼光中成大的,今天我们很多惯用的看待自己和看待世界的态度,都是自小在父母身边耳濡目染继承过来的。一个见了猫狗就会吓得蹦起来的母亲,通常都会养出一个坚决不碰宠物的孩子。也许,第一个让你相信自己脸上那些“调皮的黑点点”不好看的人,就是你亲爱的爸爸妈妈——他们可能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用语言,或者眼神,或者接连的叹气声,向你传达了一个很悲哀的消息:“孩子,你不好看,你不可爱。”

几乎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这样一些来自父母的伤害。他们说过的一些话、做过的一些事,即使我们听到了、看到了感觉明明不愉快,也要坚持着照单全收。当然,这不意味着父母不爱我们,而更多的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太小了,还不知道“即使我很爱爸爸妈妈,也可以不同意他们的一些看法”,更想不到其实还可以找个别人问问“是这样吗?”

现在你还有原来脸上有黑痣时的照片吗?拿着它们找身边的人问问:“你们觉得那个时候的我难看吗?”或者,去看看你身边觉得“很漂亮很帅气”的朋友,看看到底有多少人脸上不存在这样那样的小问题?

 

具体杂志月份不详,编辑还没给我样刊。年前做的多了,不知道她会怎样发。

 

  评论这张
 
阅读(16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