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问答:工资妈妈管,男友不高兴  

2010-05-28 08:46:52|  分类: 专栏问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信1,大学毕业后我陆续换了很多工作。现在快30岁了丢了工作,我没有积蓄也没有男友。想想那些初中都没毕业的朋友,现在个个有房有车,婚姻美满幸福,我就很自卑很不忿。

如果一切如你所说,别人啥啥都好,自己样样不行,为此感到自卑和不忿,大概是一个人最自然、最正常的感受了。如果有谁在这样的时刻,还能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倒是一个应该担心的问题。

读你的文字,感觉你的不忿来源于一个内心的信念:似乎“那些初中没有毕业的朋友”,就不应该比你幸福;或者反过来说,因为你“大学毕业”,所以至少不应该比他们生活得更差。可问题是,这世界真的有颠簸不破的真理吗?这个信念,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和你一样,我也是从小就听着“考上好大学,有个好人生”的教育口号,也同样为了这样一个渗入骨髓的信念,不惜将大把的青春埋葬在无情的草稿纸中。只可惜,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好像自己被骗了:这世界不像当初大人们所言那般付出自有回报,也并不是每一个听话的好孩子最后都能如愿。于是我们愤怒、怀疑、迷茫。

等到这一切糟糕的情绪散开,我们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即便如此,即便这世界不是我们原来认为的那个样子,即使好像我们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却仍然没有其他什么人能够为我们自己的将来负责。如果你继续怀抱着以上种种愤懑过日子,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必面对最后这一窘境。

动动嘴巴,把不幸的缘由推到命运、生活、或者某个人头上,相对积极行动来说,当然还是一种更为轻松的生活方式。

 

来信2,我古道热肠,乐于助人,从上大学时就成为同学们的“精神垃圾桶”,他们有什么事都来跟我倾诉,我也会很耐心地倾听和劝解。工作后,我依然做着同事们的“知心大姐”,他们有啥个人情感问题、对领导同事有意见,都来跟我说。我又不是心理专家,这些“垃圾”积压下来让我很郁闷。真想跟人说,别有个什么破事儿都来找我了,但实在又说不出口。

印象中的“知心大姐”总是笑脸盈盈,像一缕阳光到处温暖他人。这样的大好人,应该处处受人欢迎,至少不招人讨厌吧!而我的问题是,如果今天给你一个神奇的开关,只要轻轻一按,就可以在3秒钟之内,让这位“大姐”跟你彻底“拜拜”,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你身边的人们也从此不再找你“倒垃圾”,回答我:你会按下去吗?

按吗?现在就回答!

会不会有一点儿舍不得?或者说,如果身上没有这样一位温柔慈祥的“大姐”,你还是什么?还剩什么?如果你不能继续作别人的“垃圾桶”,你对身边的人们来说还有价值们?还可爱吗?还被需要吗?

通常,某一种被我们习惯了的行为模式和处世态度,它一定是在某一个时期帮助,甚至拯救过我们,所以我们才会爱上它,紧紧地抓在手中,舍不得放弃。以至于,有时候我们会因为太过迷恋它,而忽略了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意识不到自己早已拥有很多其他的资源和能力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

也许你已经感觉到了,很多时候,我们喜欢一个人,不一定仅仅是因为他()总是对我笑,或者愿意帮助我,而恰恰是,他(她)就是他(她)自己。

 

来信3,我上班后,每个月工资都交给妈妈打理,她仔细地替我规划打理,既让我吃饱穿暖,又还积攒了一笔不小的存款。但现在我快要结婚了,婚后也不会跟父母住。我很想把自己的财政大权拿回来,但妈妈说他不管女婿的钱,但我的工资照常让她打理。男友肯定会有意见的,我自己也觉得别扭。怎么办呢?

对你来说,妈妈的打算很重要,男朋友的意见也绝对不可以忽视,那你自己呢?如果没有结婚的现实冲突,你会一直接受妈妈替你管账吗?

记得一位朋友问我:看到一棵种子破土发芽,你会觉得究竟是努力向上追逐阳光的嫩芽疼呢?还是生生裂开一个伤口的大地疼呢?我无可回答。我只知道,就像种子发芽一样,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也一定伴随着这如同细胞分裂一般的痛苦,不仅孩子需要鼓起勇气投入外边的世界,同时家长也需要忍受住自己“不被需要”的痛苦,放手给宝贝适时的“温柔一推”。

读你的故事,我大概能猜出,在你的内心世界中,和母亲长期保持着紧密的联结,不仅是上班以后还把收入交给母亲打理这一件事,而且很有可能在生活的更多事情上你都习惯听从母亲的建议。这也许是你从小就习惯了对母亲说“是”,也许是你的家族保留了这样一种“家长为先”的传统。但是“习惯”了的事情,仅仅是“习惯”,不一定就是对我们真正有利的。

尝试改变,可能会暂时让我们的生活显得有点混乱。但是,学会忍受自己让别人不那么满意,也是成长道路上不可回避的一点。

 

本文见《婚姻与家庭》6月刊,转载请注明。

  评论这张
 
阅读(17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