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精神分析的搬运工

~~~~~~~~~~~~~我们一起好好爱

 
 
 

日志

 
 

有关梦的二三事  

2011-10-27 09:00:57|  分类: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梦的二三事

 

这个九月,我又开始让自己“成为病人”,开始了新一轮的自我体验。

初始访谈很长,大概用了4-5次的时间,另外还有超级琐碎的一份又一份问卷。在有关成长经历的问题中,我突然被问道:“有什么记忆深刻的梦吗?”

我不禁笑了。

是因为不经意想起上次做欧文.亚龙的采访稿,听他特别谈到过类似的话题。大意就是(原话我记不住了)——他不认为(经典)精神分析是一个很好的治疗方式,但是并不否认它是治疗师自我探索的一个好办法,也是我们去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好视角,而且,在亚龙看来,只要治疗师在临床工作中重视病人的无意识、自由联想和梦,那他/她就还应该被归为一个“精神分析式”的治疗师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做过那么多专家采访,我独独对这个可爱的老大爷特别谈到梦的这一点,一直记忆深刻。

联系到我自己,好像一直是一个思考多于感受的理科生。生活中的我,一直有意无意地回避各式与神秘主义沾边的东西。就算是在2000年的时候,守着在释梦和催眠领域很有发言权的朱建军老师(当时他在我们学校任教我们年级的普通心理学),我也只是站在一边,观望众多小女生对梦境的热爱(那场面激动得,简直跟08年超女现场有的一拼啊!)。

所以,如今突然被治疗师问到“有什么记忆深刻的梦?”我会愣住好半天。

等到慢慢回想之后,大概能够想起两个主题:

其一就是56岁的时候,经常会有被恶魔/巫婆/坏人/老鼠精追逐的梦,经常会被半夜吓醒。(关于这一部分,正准备写一篇“如何处理孩子噩梦”的育儿稿子,前些日子刚刚看过一个儿童治疗师的文献,指出这个现象的普遍性,因为在此阶段的儿童正在经历着世界一分为二,开始对于伤害性的存在产生一种现实的感知。)

其二就是在漫长的青春期中一直伴随我的“英雄梦”。在梦里,我是旷世大侠/无敌神探/抗日英雄……反正都是男人,都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甚至还能顺便拯救几个美女。而对于这一主题的梦境的“开悟”,却是迟迟到07年第一次自我体验的过程中才逐渐获得:简单地说,就好像迪斯尼电影中,花木兰的替父出征不完全是疼爱父亲那么简单,我们都是在为整个家族的渴望而渴望,为所谓的荣誉而战斗。我们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更没有冷静审视过,那些出人头地的梦想,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只是过程中感觉超棒、超爽。

总结写到这里,好像又想起了其他一些梦。

突然有一点得意。就是间或做过的一些看似“与我无关”的梦。上次去武汉的时候跟张沛超分享,对方当场作敬仰状,说我的这种梦,大概就是荣格提出的“浮现人类的集体无意识”的梦境了(哈哈哈,具体的梦境,有机会我再详述吧)。当然,也十分感谢他当时帮助我确认,我的这种能力,一定不会随着长大而消失,只要我愿意倾听它的声音。

最近梦的话题好像真的很热啊。单位里,诺正在全心全意的为12月李晓驷老师的释梦工作坊做准备;微博里,也看到特特正在收集粉丝们的梦境;好像前些日子巫昂老师也在做类似的收集。搞得我这个“科学主义”好像也暗暗动心了。

我是不敢吗?想试试,又有犹豫。

也许,是梦能告诉我们的东西太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